双绿桑🌼

相叶雅纪的小行星🌌大仓忠义的小虎牙🐢A绿八绿🌱周彦辰周小花🌼

【竹马相二】不甚荣幸(上)

— N先生,生日快乐!

— æœ‰ç§è®¾OOC慎入

— ä¸¤å‘完结

0

 

“这家店一点也不好,尤其是那个店长,也太尖酸刻薄了些吧。”

“就是,要不是他有一个漂亮的皮囊,早就被人打死了。”

“你以为没人动过手吗……”

 

1

 

相叶雅纪漫不经心的浇着花,耳朵里却被一些流言蜚语所占据。他抬头看了看自家花店隔壁的烘焙屋,“初来乍到还没有好好的和邻居打个招呼呢。”相叶雅纪低下头看着含苞待放的小百合,笑着伸手抚了抚它娇弱的花骨朵。

行动派的相叶先生一直秉承着想到什么就赶快去做的习惯,于是他放下了手中的铁制水壶,连围裙都没有摘就急匆匆的走向了烘焙店。

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相叶雅纪走进了烘焙店。很简易却又很精巧的一家小店,面包烘焙后散发出的香味勾住了爱吃甜食的相叶先生的嗅觉。“不好意思,今天早上现做的面包已经卖完了,如果客人你没有其他的需要就请回吧。”一个清亮中透着慵懒和平淡的声音打断了相叶先生的神游天际,并且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相叶先生美味下午茶的幻想。

循声望过去,相叶雅纪看到了一位猫唇的少年正在柜台拖着下巴不耐烦的看着他。然后相叶先生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午后的阳光好像都被他揉碎了丢进自己的眼睛里,可是却没有一丝暖意直达眼底。

怪不得那些人说他有一个漂亮的皮囊,先不论他小巧的鼻子和轮廓姣好的脸庞,单单这一双眼睛就足以征服太多太多。

可是相叶先生是一个脸盲症患者,而且是重度的那种。

所以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

这里明明装满了一个玻璃柜的面包,还说没有,眼前这个少年怕不是个小骗子。

 

2

 

很不巧的是,与相叶先生重度的脸盲症不同,这位少年,也就是二宫和也先生是一个颜控,同样是重度的那种。

他托着腮看着眼前这个阳光下的男生,有一点点的似曾相识,却没有在记忆中翻出任何一个与其相似的挺拔的身姿。可能是错觉吧,二宫先生想着,撇撇嘴,没有了游戏机的第一天,想它。

可是当相叶雅纪再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二宫和也却呆住了。果然没有认错啊,这个男生不就是自己的初恋吗?二宫和也抬起手,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了,这一双没有眼白的杏眼,还有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这不就是自己高中的初恋本恋相叶雅纪吗。

“你好!我是你的邻居,隔壁花店的老板,相叶雅纪。以后请多指教。”

“你好,我叫无名氏,本店不欢迎你,谢谢,以后还是不要指教了吧。”

二宫和也的声音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冷漠,可是如果认真的听就可以听出来他后槽牙狠狠摩擦的声音。

 

3

花店小老板最近有一点点的不高兴,不是因为花店的生意问题,也不是因为最近总下暴雨的关系。是因为他的邻居对他好像有很深的成见。

自从上一次自己的登门拜访不欢而散之后,烘焙坊的门好像就再也没有向他开过。无缘无故的被别人讨厌这种事相叶雅纪没有经历过,而且他觉得事出必有因。所以他总是想要找机会去问问烘焙店的老板自己做错了什么惹他那么讨厌。

其实烘焙坊的小老板最近也有一点点不高兴,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的游戏机被自家弟弟拿走了,但是还是有一部分是因为后悔自己对相叶雅纪太凶了。

他是脸盲这件事,二宫和也是知道的,所以认不出来也实属正常,更何况他们也好些年没有再见过。可是当自己真的被他遗忘,被他当成陌生人来对待的时候,心里的滋味实在太过难受。可是他也是没有资格难过的,毕竟当初说分手的人是他。
二宫和也陷入了自我挣扎,手下做的面包全部都成了巨甜巨腻的蜂蜜吐司。

 

而蜂蜜吐司是相叶雅纪最喜欢的面包没有之一。

 

4

 

高中那会儿的事请,其实相叶先生并没有忘记,他只是不愿意再提。

而且自己脑海里那些模模糊糊的印象,相叶先生是不太相信的,毕竟自己是一个重度脸盲。一个脸盲症的人说自己记得谁谁谁的脸,想想就觉得讽刺吧。

相叶雅纪是二宫和也的初恋,可二宫和也何尝不是相叶雅纪的初恋呢。

一个脸盲,一个颜控,也真是绝配。

 

当时的两个人,青涩懵懂,也就是两个陷入爱情的傻小子,也不记得到底是谁先告的白,反正最后也就迷迷糊糊的处在了一起。每天一起疯,一起闹,大家也就当他们是一对玩的特别好的兄弟,所以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偷偷接吻拥抱的故事。

为什么这段感情会无疾而终,这个问题,相叶雅纪回答不了。因为寥寥甩下一句“我们分手吧”然后潇洒离开的人不是他。

 

5

 

日子又过了几天。

相叶先生终于找到适当的时机去找烘焙店的小骗子要个说法了,他脱下了围裙,理了理有些褶皱的白衬衣,走进了烘焙店。迎接他的并不是那个穿着鹅黄色T恤的小骗子,而是突然黑暗的环境。

“怎么回事?有人吗?”相叶雅纪有些摸不着头脑,来的时候明明就是傍晚,太阳还没有下山啊。黑暗环境的恐怖与压抑让相叶雅纪不住的想要向外逃去,他的手紧紧地握着门的把手,用力到连指尖都泛白。可是他没有打开,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的事情他不可以错过。

 

况且,这恶作剧的样子,像极了二宫和也的手笔。

 

“你听得出来我是谁吗?”声音突然出现,“雅君。”

久违的称呼出现的时候相叶雅纪是震惊的,但脑海里那个隐隐约约的身影却像是一幅泼墨画突然变得明了。指头渐渐松开对门把的掌控,相叶先生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离开。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小和”